《空之旅人》双重人格 爱哭鬼萨曼莎&享乐派的达克

9月 9, 2021 文化专题

凌晨,日光还未升起,天空晕染着深深浅浅的蓝。

本该是人们陷入深度睡眠的时刻, 幽深的巷口犹如噬人的怪兽长着巨口,等待猎物的光临。

困倦的清洁工提着工具,像往常一样走入了巷子里,片刻后发出惊恐的连声惊叫,跌跌撞撞地又奔跑了出来,然后绊倒在地,只能一边向前爬,一边撕心裂肺地叫喊着。

吓坏这个可怜人的,是阴暗处的一具尸体。浑身遍布的切割伤口血肉模糊,证明生前遭受过残忍的虐待。但诡异的是,他的脸部却异常干净。

他是笑着的。

上扯的嘴角,僵硬地鼓起的苹果肌,一个本该在鲜活时极具感染力的笑容。

随着生命的逝去,凝固成惊悚的模样。

而他的视线定格在了不远的巷口。那里明亮又温暖,很显然,太阳已经升起了。

空之旅人宣传图1

清晨,所有的痕迹已经被清理干净。人们把一起连环案当成无聊的谈资,又在忙碌的生活中把它抛之脑后。只有亲近之人的哭声,能让他人偶尔缅怀起逝去的生命。华体会

萨曼莎抱着一大束花走在路上。这位少女是花店的帮工,长相毫不起眼,扎着两条土气的麻花辫,说话时总是低头揪着陈旧发黄的裙摆。

因此,在她新来没多久后,大部分人就对这位怯懦又无趣的少女失去了兴趣。剩下的人,要么是喜欢用只言片语编织流言的闲人,要么就是用欺凌弱小彰显自己存在的闲人。

萨曼莎今天的运气不太好。

几个打扮流里流气的男人看见萨曼莎过来,三三两两地聚拢过来,嘴里吹着口哨,手上不干不净地拽她的裙摆和袖子,故意簇拥着她往人少的地方走去。萨曼莎用力抱着花束,害怕他们把客人的礼物弄坏,又想到他们即将把自己辛苦工作的钱搜刮走,眼睛里已经蓄了泪水。可她抬起头想要求助,却只看见路边抱着娃娃三两聚在一起的女人,斜着眼,掩着嘴,小声地肆意揣测她的人格有多 堕落 ,下场有多 活该 。

于是萨曼莎将头低埋在花束上,任由透明的眼泪滴落在花瓣上,滚动间反射出璀璨的光。

你们在干什么!

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。卖水果的阿婆朝他们丢过来一个烂橘子,骂道: 长手长脚不做好事,围着人家小姑娘干什么! 旁边她媳妇要拉她,被她一把挣开,继续骂着。那群流氓也来了火气,吵吵嚷嚷地围上去,萨曼莎赶紧抱紧花束跑开。

等萨曼莎回程再路过那里。水果摊翻了一地,被草草收拾,阿婆已经不在了。

空之恋人宣传图2

深夜。

喝醉了酒的男人告别狐朋狗友们,一步两晃走进巷子里,却忽然撞上了一个瘦小的身影。

没长眼睛啊! 萨曼莎? 男人迷瞪着眼睛,手中瓶子舞了一下, 你在这里干什么?想和那个老太婆一样吃拳头吗?

少女没说话,只是垂着头,从刘海下盯着他,然后抬起手拆开了自己的麻花辫。在她背后,巨大的剪刀暗光流转。

男人不耐烦地想去推她,然而寒光一闪,他的手传来一阵剧痛,无力地垂下,而他却张着嘴,发出无声的嘶吼,痛到脸部抽搐,抱着手蜷起身子。

哎呀,说不出话了吗? 蓬松双马尾的少女终于抬起脸,张扬着不详的笑意, 你怎么表情这么严肃呀?

死亡,不是很快乐的事情吗?

伴随着病态的吃笑,少女再次挥起剪刀,在男人的躯体上留下更多的伤痕。然而他的表情却越来越放松,肌肉从抽搐到安详,再到嘴角扯起,鼓起苹果肌。直到他倒在地上,生命的最后一眼里,看到污水照出的脸上,露着一个快乐的笑容。

少女蹲下身子,用手指擦拭男人脸上的血迹,然后放进嘴里一吮,露出痴迷的神情。

萨曼莎讨厌着这个世界,可达克,可是爱着所有的人呢。

让达克,带给你们更多快乐吧!

作者 yueqian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